簡體中文 | 繁體 | 信息管理
行業資訊

我國制藥業行業分析

    摘要由于我國制藥行業技術創新能力的不足,是我國在國際醫藥產業的分工中處于價值鏈的最底層。加大國家投入、重點支持優秀企業,在產業鏈中找準優勢環節開展分工合作、加大對實體企業的扶持是提升我國制藥業創新能力的可行途徑。                           

    1 我國制藥產業技術進步的背景及現狀

  1.1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后我國制藥業面臨更為激烈的國際競爭環境

  據估計,加入WTO之后,進口藥物的關稅將在3年~5年內從如今的20%降至6%左右,過去國內企業賴以生存的一些壁壘因素隨之消失,這使得國外進口藥物的競爭力逐漸凸顯,國內市場的競爭態勢較之國際市場將不會再有太大的差別。這對于產業組織結構松散,既無成本優勢又無產品優勢的我國制藥產業將是巨大的挑戰。

  1.2 技術進步與創新是醫藥產業競爭力與利潤的不竭源泉

  自從索羅將技術進步引入生產函數,用以解釋生產函數的剩余以來,技術進步已經成為與資本及勞動并列的三大生產要素之一。技術進步對經濟增長的促進作用越來越得到人們的認同,對醫藥產業而言更是如此。因為醫藥產業屬于典型的技術創意性產業,由研發活動所引致的產品創新及工藝改進,對于醫藥產業競爭優勢的形成和競爭力的提高都有顯著的作用。一種剛上市的新藥在專利保護期內將會為專利的所有者帶來巨額的投資回報,如雷尼替丁僅1996年1年的銷售額就超過30億美元。從某種程度上說,NCE(New Chemical Entity)是億元投入分子,同時也可以稱得上是億元產出分子。可見,強大的技術進步與創新能力對于醫藥產業而言就意味著強大的產業競爭力和高額的利潤

  索羅模型:Y=A*F(K,L)K=SY-aK (a——折舊率)f(k)=C/L+k+nk其中,K——資本;L——勞動;A——技術發展水平;I——毛投資;S——儲蓄;k——有效勞動投入之上的資本密度;s——邊際儲蓄率;n——人口增長率;g——技術進步率;——資本增長率;y——有效勞動投入之上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

1.3 我國制藥企業普遍缺乏技術創新能力,產業整體創新水平不高

我國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創新藥品很少,制劑企業主要生產仿制藥,國內市場以仿制藥為主。出口的主要是原料藥和低價低檔仿制藥,在國際市場中處于低端領域。“仿創結合、以仿為主”是我國制藥業目前主要的藥品開發方式。迄今為止,獲得國際承認的創新藥物只有青蒿素和二巰基丁二酸鈉等。我國制藥企業創新投入不足。國際制藥巨頭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的比重一般為15%20%左右。200756月筆者對我國12家比較優秀的制藥企業拜訪發現,研發投入最高的企業也只為其銷售收入的12%。加上企業規模小,按絕對額估計,我國制藥業的研發投入僅為美日等主要發達國家的0.2%左右。

  1.4 我國制藥產業的獨特性――中藥具有巨大潛力

  我們應該認識到,相對于制藥產業比較發達的國家而言,我國制藥產業的競爭力處于弱勢地位,但我國制藥產業的情況與其它制藥產業比較落后的國家又不完全相同,具有特殊性。那就是,在化學制藥產業方面,我國起步較晚,處于弱勢地位但是在在中藥產業方面,由于我國長期的沉淀和積累,擁有巨大的資源優勢。長期以來,我們在探討產業技術進步戰略時,往往是立足于整個產業層面,而忽略了中藥企業的獨特優勢。從現在來看,發展中藥,積極推動中藥現代化,提高國際對中藥的認可度對于我國的制藥行業有重大意義。

  綜合看來,一方面,客觀環境要求我們具有較強的技術進步與創新能力;另一方面,技術進步與創新能力不足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客觀現狀。這就要求我們充分認清形勢,深入分析,采取有針對性的措施,以提高產業的整體創新能力。

2 國際醫藥產業中的分工決定我國制藥業的發展現狀

從全球的制藥產業格局來看,歐美和日本的大型原研藥企處于產業鏈的最高端,全球性仿制藥企業處于整個醫藥產業鏈的中段,而中國制藥企業由于不足在全球分工中相對處于低端加工制造環節,向歐美、日本和印度制藥企業提供原料藥。

在生產關系包含的資本,勞動,土地,管理,技術等要素中我國制藥業僅能提供勞動和土地這種低附加值的要素,因此我國制藥業在國際制藥產業的這塊大蛋糕上只能分得小小的一份,而這一導致了我國沒有綜合實力強的大制藥企業,如果制藥企業沒有足夠的實力和一定的規模是沒有能力進行技術能力的創新,管理制度的完善和管理水平的提高,只能在最底層舉步維艱的生存。同時,生產環節處于醫藥產業價值鏈利潤率最低的環節,上游和下游環節都對生產環節的企業進行剝奪。加大國家投入、重點支持優秀企業,在產業鏈中找準優勢環節開展分工合作、加大對實體領域的扶持是提升我國制藥業創新能力的可行途徑。

3  研發投入才是硬道理

制藥業是一個高投入高風險高回報的行業,在新技術的研發期間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2011年10月24日,國際咨詢公司Booz & Company發表了其每年進行一次的“全球研發投入最多的1000家公司調查”的結果。在2010年度,全球研發投入最多的公司前3位均由制藥企業獨占,排名前5位的五家公司中有四家是制藥企業。第1位的羅氏2010年的研發投入為96.46億美元,第2位的輝瑞為94.13億美元,第3位的諾華為90.70億美元,第5位的美國默沙東為85.91億美元,排第10位的美國強生(68.44億美元)、第13位的英國葛蘭素史克(61.27億美元)、16位的法國賽諾菲安萬特(58.38億美元)、18位的英國是阿斯利康(53.18億元).1000名企業研發總投入中制藥企業占22%之強,僅次于電腦和電子產品的研發投入。

    另根據CMR International 報數據2004年全球制藥業R&D投入達到530億美元,占銷售額的平均比重為9.6%。制藥業是全球創新投入權重最高的制造業,在一些原創型的制藥公司中研發投入甚至占到公司銷售額的20%以上。 

資料來源:EFPIA member associations, PhRMA, JPMA

下表給出了我國和發達國家醫藥制造業的研發強度(以研發銷售比計算)。

中國

2007

美國

2006

日本

2006

德國

2006

法國

2006

英國

2006

制造業

3.5

10.2

11.0

7.6

9.9

7.0

高技術

產業

6.0

39.8

28.9

21.5

31.9

26.6

醫藥制造業

4.7

46.2

37.1

23.9

33.4

42.3

數據來源:科技部

 從中可以看出,中國的醫藥制造業的研發強度僅略高于制造業的平均水平,不但遠遠低于發達國家,而且低于我國高技術產業的平均水平。因此,研發環節在我國醫藥制造業并不占據主導地位。我國的制藥行業的研發投入遠遠不足,國家對制藥行業的支持也遠遠不夠,而研發的投入又是一個制藥企業技術創新能力的重要指標。

4   我國制藥行業的出路——印度制藥業給中國制藥帶來的啟示

曾幾何時,中國制藥與印度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我國在加入WTO后亦不斷修改原有專利法使之與國際接軌。但我國至今仍處于傳統的進出口模式階段,醫藥出口仍以原料藥為主,處在全球醫藥價值鏈的低端。中國藥企在國際化運營、自主創新及企業管理水平等方面,與印度領先的制藥企業相距甚遠,那么印度制藥業發展的模式給我們什么啟示呢?

4.1借機調整產業結構  

對印度制藥工業發展軌跡進行梳理后發現,其基本遵循了“大宗原料藥中間體-特色原料藥-專利仿制藥(不規范市場)-通用名藥物(規范市場)-創新藥物”這樣一條成長線路。

1970年,印度頒布的《專利法》對食品、藥品等只授予工藝專利,不授予產品專利。寬松的專利制度為印度仿制藥提供了快速成長的沃土。進入上世紀90年代后,印度制藥行業開始扭轉貿易逆差形勢,藥品出口額大幅攀升。一只藥物通過美國FDA審批后僅3個月就能在印度看到其仿制品。快速仿制出口為印度的仿制藥業迅速崛起積累了原始資金,并贏得了絕佳的機遇。

隨著1995年印度加入WTO,印度先后3次對《專利法》進行修改,明確了藥品本身的“產品專利”,突出了保護知識產權的重要性。游戲規則變得愈加嚴格,專利制度以及美國對一些關鍵合成技術專利采取的約束措施成為印度藥企需要攻克的難關。再加上仿制藥市場的競爭不斷加劇,印藥企度在國際市場上遭遇“滑鐵盧”。

但在雙重壓力下,印度反而以此為契機,利用世界藥品市場中的格局變化,逐步調整產業結構,成功實現了由仿制向創新的轉型。尤其是自2005年1月印度實行新《專利法》以來,越來越多的印度企業擺脫一味仿制的做法,加大產品的研發投入,開始走上新藥研發和品牌建設的道路,實現了在產品價值鏈上的攀升。而“這種產品結構的調整直接反映在印度制藥行業整體盈利能力的不斷變化上:即由最初跨國制藥企業在印度實現暴利和對本地企業的壓制階段,到本土企業逐步壯大并展開競爭而獲取微利的階段,再到憑借產業結構的升級和國際化模式調整,印度制藥企業在全球范圍普遍提升盈利水平的階段。” 中國醫保商會綜合部主任許銘指出。

多年來,我國制藥業同樣以仿制為主。與印度不同的是,到目前為止,中國的仿制藥更多地表現為低水平改劑型產品,很少有創新。印度制藥企業對研發的投入已增至9%,比如南新,每年的研發投入達到其銷售額的9%~15%,而我國的研發投入仍處在2%~5%的水平。隨著全球一體化進程的加速,仿制藥的利潤空間和生存空間會越來越小。我國制藥業應該用兩條腿走路,仿創結合,吸收國外先進技術為我所用,盡快完成從單純仿制到“仿中有創,自主創新”的角色轉變。  

4.2深諳海外并購之道  

與中國藥企的“窩里斗”不同,印度藥企更熱衷于征戰國際市場,從國際市場上獲利要比國內市場高得多。印度制藥企業的國際化程度也遠遠高于我國藥企。在開拓國際市場和資本動作方面,印度藥企已形成成熟的模式。

綜觀印度藥企的國際化路徑,不難發現,其對于不同的規范市場而采取了不同的進入戰略。一是與目標市場的經銷商組織以及非專利藥公司建立戰略合作關系,利用合作伙伴的銷售渠道經銷自己的產品;二是與跨國公司進行新藥研發合作,并在海外建立研發機構,充分利用跨國公司的資源。當然,大多數印度藥企最鐘愛的方式還是國際并購。2006年,Wockhard公司并購了愛爾蘭的Pinewood健康產品公司,成為愛爾蘭仿制藥市場的重要角色,并收購了法國Negma Laboratories公司。

為進軍發達國家,印度一些有實力的藥企主動收購發達國家的中小企業,利用其成熟的品牌、對當地法規政策的熟悉程度、某些產品的特許經銷權和本國銷售渠道,整合并延長自己的產業鏈。通過國際并購,印度藥企還能獲得新產品、cGMP水平的生產條件等,使自身的生產實力得到增強。南新公司總結自身的海外并購成功之道為:將自己的業務融入到對方的業務中去。

中國的藥品也可銷售到世界上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但主要是附加值較低的原料藥;仿制藥制劑能夠打進國市市場上的少之又少。在國際資本市場的運作上,中國也落后于印度,而且中國制藥企業打入世界市場,往往采用傳統的出口貿易方式。隨著越來越多的藥企參與到國際競爭中,中國制藥業需要確立適合企業的國際化戰略,通過與最先進制藥企業的合作與競爭,帶動整個企業理念的發展、設備的更新以及產品結構的調整。  

因此政府應該在政策上引導醫藥企業的著重點從追逐短期利潤轉變到培養企業的長期核心競爭力,不要僅僅把重心放在仿制藥上,而是要仿制藥與創新藥研發并重。政府在其中的作用應是奠定牢固的制度基礎,保障有效的激勵機制,建立完善的制度環境,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另外政府應該繼續加大對新藥研發的投入,對重點優秀企業的扶持,從而實現企業對于技術的自主創新。

返回目錄

魯爾康藥業

專注藥用輔料生產

百人牛牛安卓版